圖 / freepik

可能是因為家庭背景、成長歷程等因素,我從小就不太能接受(或者說害怕)事情沒做到我心目中的最好,或者說達到我心裡的100分。因為我覺得那樣很對不起那個當下的身分,別人也會覺得我是個不夠好的人。

這在求學階段的表現是,我拚命讀書只為確保每次段考都拿第一;出社會後,雖然要做的事變得比求學階段更多樣,不過長期累積的「滿分偏執(?)」加上「對工作的熱情」加上「『當責』的自我期許」再加上「怕老闆和同事覺得我不夠好」,讓我同樣非常努力,想把每件大小事都做好。在旁人眼中,大概就是所謂「放不過自己」的人。

「想把大小事都做好」的堅持在有些人身上,可能會造成把時間和精力完全錯置的大問題。這問題可以透過與主管討論各項工作的優先順序來改善。我面臨到的則是另一種問題跟困擾:

雖然隨著工作經歷越來越多,我能理解我的100分未必等於老闆的100分,所以對於成果交出後的回饋比較釋然了,但在推進過程中還是時常糾結:還沒達到(我的)100分的東西,怎麼可以交出去呢?這樣我不是很不負責任嗎?而且老闆也可能覺得我產出的品質怎麼這麼不好…?

於是,把最重要的工作做好之後,次要工作我也覺得該件件精雕細琢。這麼一埋頭苦幹,不只導致常加班或下班了腦袋還無法關機,心裡也時常覺得焦慮,深怕每一次哪天稍微沒做好,就在老闆心裡被扣分。

/

最近正好跟老闆聊到思考這件事情的方式,趁記憶猶新把它寫下來。雖然不確定有多少人需要排解類似的「滿分偏執」困擾,但如果你時常不確定該如何妥善利用有限的時間做好手上多種工作,或許老闆給我的時間與精力分配建議,也能為你帶來一些新想法喔!

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:有限的時間和精力

「如果可以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最好,那當然很棒。可是人的時間和精力畢竟都有限嘛!就算你說『我真的超努力』、每天加班,那又能持續多久呢?如果表現頂尖但三個月就離職,那大概也不是個人跟公司樂見的。」在我描述完我的感受和疑問後,老闆B給我這樣的回應。

老闆J則指出,在時間和精力有限的現實狀況下,我們勢必要做出產能的取捨。

以他的工作來說,一周可能要講課、要寫課程內容、還要在臉書上發文宣傳我們的課程。因為理解取捨的必要,所以他在權衡輕重後,把最多的心力放在學員已經付費參與的課程內容上。

至於等級次之的臉書發文,「你會發現我有時候有些錯字,或某幾句不通順,但只要大家通篇讀完能正確理解我要表達的概念,幾個錯字不通順大概也問題不大。有個80分就沒問題了。」

我聽到這,雖然稍有收穫,但還是有兩個擔憂和疑問。

1. 作為員工,我交80分的東西不會讓老闆覺得我很混嗎?

老闆對此的回應則是,多數管理者都理解「產能取捨」這件事。比起員工凡事都精心琢磨到100分,結果壓力爆表、輪番提離職;或把枝微末節的小事刁到超完美,卻因此無力把更重要的事情做好,老闆更期待看到的,反而是員工把老闆心中真正重要的事做到非常好,其他比較細碎的事也不搞出什麼問題。

也因此在實務上,員工該做的其實是確認每項工作在老闆心裡的重要程度和優先序。

老闆真正在意的事做到100分,甚至120分都不為過。其他次要工作能做到100分當然很好,但權衡工作時間和個人狀況後,如果做到「清楚」、「完整」、「無誤」的80分,那也就沒什麼問題。

當我們能透過把老闆真正在意的事做好來留下好印象,其他工作也沒出什麼紕漏,那其實已經勝過很大一部分的同事了!

2. 一件事明明可以做到100分,我卻只做到80分,那我不是很不盡責嗎?

這也是另一個我長久以來過不去的心態。

「雖然我們現在是用『80分』來討論,但這個80分並不是說你明知可以更好但刻意不做,而是在有限的時間裡面,把一件事盡量做到最好。」老闆B回應。

換言之,所謂「不必每件事都做到100分」並不是要我們在工作上有所保留、明知可以更好卻不做,而是在正確排定每一件工作的優先順序之後,將有限的時間和資源做最有效的利用。

以這個角度來思考,或許,凡事都要做到100分的堅持,其實並不真是最盡責和有效益的工作態度喔!

這次的分享就到這邊,希望老闆給我的提醒,能夠藉由這篇文章幫助到更多人。 :)

— — —

本文為【老闆教我的事】系列第七篇。如果你對這系列文章有興趣,歡迎參考更多:

老闆教我的事06:求援未必是卸責,很多時候反而是責任與團隊精神的展現

老闆教我的事05:「這些挫折很痛吧,可是你要知道,這些痛很珍貴喔。」

老闆教我的事04:想提高職場價值(和薪水),需要的絕不只勤奮不懈

老闆教我的事03:「不懂」是很有價值的,「提問」也是

老闆教我的事02:犯了錯,除了道歉還該說什麼?(兼談道歉的學問)

老闆教我的事01:判斷一個選擇是對是錯,方法不是看結果

--

--

a depressed employee
圖 / Freepik

這陣子碰到一些事情,導致產文暫時停止了,不過最近有個自認重要的學習,覺得還是來分享一下吧!

所謂「碰到一些事情」,其實也就是工作上連續接了兩個急迫且棘手的專案,一方面要克服實務上的困難,一方面要對抗心理的焦慮與恐慌。連續近七個月下來,即便工作成果還算在掌控之中,我心裡對於未知的害怕卻越積越多。(至於尋求心理諮商協助的感受,後續有機會再來分享好了)

總之,在快支撐不住之際有機會跟兩位老闆談談,學到了幾件事情。以下透過兩點來說明,希望對於正和我一樣、處在工作焦慮狀態中的人,能帶來一些助益。

  1. 「責任感」的真相

如果有人問「責任感是什麼」,你會如何回答?我的話,一定是毫不猶豫地說:「責任感就是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,不要麻煩到其他人。」這是我自小到現在都沒有變過的想法。我想很多人對於責任感的認知,大概也與我相去不遠。

可是!可是!

我們再換個情境想想:如果我們是某個籃球隊的一員,專門負責投籃,那我們在平時的賽事中固然要努力實踐責任,但當我們手受傷了、或某天手感不好,這時候還該堅持「球一定要在我手上投出」嗎?

或許我們該考慮另一個選項:把球傳出去。那對達成理想結果(團隊贏球)才是最有利的。

在公司裡,老闆跟主管扮演的就是球隊教練的角色,負責調度與分配戰力;而我們員工做為球員,盡力表現當然是必要的,但除此之外,狀態不好或感覺自己快抽筋時,我們也需要放掉「球一定要我投」的執念,把球傳給其他人;或者是舉手、告訴教練:「我這邊需要幫助,才能確保團隊打贏比賽。」

這是老闆舉給我聽的例子。他們透過這個例子讓我知道的是,責任感並不完全是多數人理解的那樣,只是「管好自己而已」,更多時候我們得從團隊利益來思考。

其實,真正的責任感是:我可以的時候就努力做好,我不可以的時候,我就該提出來,讓其他可以的人能及時補足戰力。這同時也才是團隊精神的展現。

2. 「狀態不好」是很主觀的事,有這種感覺就大膽提出來吧!

作為好奇寶寶,我的下一個問題又來了:「可是對我來說,工作本來就是要忍受一些壓力的啊!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求救、什麼時候我還可以再ㄍㄧㄥ一下呢?」

老闆對此的回覆是:狀態不好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事情,只要你察覺自己常感到低落、憂鬱,那就該提出來。而不是腳抽筋了,還在想說要抽筋到什麼程度才能跟教練講。

我聽完心裡接著浮現的疑問是:「那如果我一有壓力就說出來,別人不會覺得我在推卸責任或擺爛嗎?」

老闆說,這個問題就是教練的事情了。一個人平時工作態度如何,旁人是看得出來的,那些會被工作壓力壓得喘不過氣的,通常都不會是存心想擺爛的人,所以儘管開口吧,剩下的,就交給教練去做決定了。

老闆也進一步分享,我們甚至不用把這樣的求援當成什麼大事,好像自己對不起團隊。以他在美國工作的經驗來說,求援其實是很正常的,甚至你不用有「生病了」或其他理由,單純就是「需要休息」,很多時候老闆也會立刻請你把工作交由其他同事負責。

你可能會想,這樣對同事是不是很拍謝?但老闆說,他曾經把一個同事丟出的事情接過來做,原以為同事會跟他道個謝之類的,但根本沒有。

他這才發現,原來對美國人而言,互相cover只是最基本的團隊意識,大家互相協助才能贏得比賽呀!只是台灣人很少被教育這件事情。

而另一件老闆提醒我的事情是,未必每個老闆、每個教練都會立刻因應我們提出的需求做些什麼,所以不必「過度期待」。但至少提出來了,有人知道了,這個狀況就有被解決的機會。

別人做得到,我卻做不到,是不是我太軟弱了…

其實在工作過程中,一路都有許多人提醒我要求援、要說出自己的狀況,可是我常卡關的地方是:別人都做得到,那我怎麼能說我做不到?那不就代表我比別人爛嗎?也許你也曾被這樣的想法困擾過。

在這篇文章最後,我想分享我的主管告訴我的事情,或者說教我的轉念方式。

我的主管跟我說,在他剛出社會工作的時候,也曾有過連續兩個月排滿班、不斷工作。每天只睡四個小時,其他時間都到處奔波。兩個月後,他發現自己受不了了,於是向上提離職。

後續的細節我沒有記得那麼清楚,但印象很深刻的是,我主管的同事告訴他,別人也許能做兩個月,而你覺得自己沒辦法,好像比別人還遜,但其實那是因為他們在這過程中,該休息的時候就休息,你卻沒有做到這一點,隨時都處於備戰狀態。

從主管的例子,我們可以學到的是:

當我們看別人可以做到某事、而我們沒辦法的時候,不必一下就覺得是差人一截,我們反而可以想想:是不是他做了什麼調適,而我們沒做到。

以上,是這幾天從老闆和主管身上學到的事情。

如果你也正處於工作焦慮狀態中,希望我的這些學習能帶來一些啟發和幫助,我們一起把工作變得不那麼痛苦吧!!

— — —

本文為【老闆教我的事】系列第六篇。如果你對這系列文章有興趣,歡迎參考更多:

老闆教我的事05:「這些挫折很痛吧,可是你要知道,這些痛很珍貴喔。」

老闆教我的事04:想提高職場價值(和薪水),需要的絕不只勤奮不懈

老闆教我的事03:「不懂」是很有價值的,「提問」也是

老闆教我的事02:犯了錯,除了道歉還該說什麼?(兼談道歉的學問)

老闆教我的事01:判斷一個選擇是對是錯,方法不是看結果

--

--

圖片出處/Freepik

上周末聽了【擺脫職涯困境的系統化做法】講座。老實說我並不覺得自己目前處於什麼職涯困境中,雖然工作難免有需要花些心力和時間來克服的困難,但對現狀並不至於太過迷茫,所以起初只是抱著姑且一聽的心態來參加。

不過聽完整個課程,我發現其中的許多提醒其實並非「遇到困境者限定」,反而是所有工作者都能(或者應該要)及早思考的!不僅協助我們以更積極的方式裡執行目前工作,更帶著我們用長遠眼光回推即刻就該開始累積的職涯籌碼。

以下,我來分享這場講座帶給我最大的5個收穫:

  1. 進度「視覺化」,輕鬆掌握每日成果

許多人會覺得上班無趣,常是因為覺得日復一日處理同樣的專案、做同樣的事情,沒什麼成就感。

如果你也有這樣的感覺,不妨試著把進度「視覺化」!例如把每日工作寫下來,完成了就劃掉,有點像是寫待辦清單,但特別加入「標示已做完」這個動作。

你可以使用紙本筆記本,也可以使用線上工具來管理(如Trello)。這個方法我一直從大學就一直在使用,出社會後,更感受到它的重要性。我的做法是使用紙本筆記本,把當天所有任務寫在格子裡,做完就劃掉。下班前盡量把當天所有任務都做完。

不過,既然我已經實踐了這麼多年,為什麼我還說這是我在講座中的收穫之一呢?

事情是這樣的,我一直都把這個習慣看作管理工作的方式,向來只想過這麼做方便,但透過講座中的說明,我才發現原來這份紀錄除了方便,還能帶來滿滿的成就感,讓我工作起來更有動力!現在回想起來,確實是如此!(完成一件事之後,真的會迫不及待地打開記事本、劃掉該項任務。下班前看到所有事都劃掉了,超療癒 (≧∀≦)ゞ。)(寫滿一整本筆記本後再往前翻閱,更是成就感滿滿)

--

--

這陣子工作上碰到一些讓人沮喪的狀況。

昨天事件跟老闆一起想解法,出於自責而哭了。解法處理好之後,老闆跟我分享了一些「面對人生挫折的思維」。昨天回家還是有點沮喪,今早起床決定動筆,把這些學習記錄下來。提醒自己,也跟大家分享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1. 先問自己:如果再發生一次,你還會做一樣的決定嗎?

昨天發生那個突發意外之後,主管帶著我去跟老闆報告,說明狀況後,我記得老闆說第一句話是:「噢!那如果是我,我第一時間大概也會那樣做。」他跟我說,如果時間再重來一次,你也會做一樣的決定吧。我點點頭。

後來老闆告訴我,不是所有責任都該攬在自己身上。如果這件事是你明知不可為,卻做了,那就去檢討為什麼會這樣做,然後記取教訓。

可是有些時候,狀況是你不可控的,再重來一次,你還是會做一樣的決定的,那就不要自責了,畢竟無濟於事。

2. 學會正面解讀:不是犯錯,而是試錯!

其實出社會後我常常在想,自己一路以來大概都過得太順遂了,高中的時候努力讀書,也反映在成績上;學測也成功進入夢想中的學校。

後來找工作之路也算ok,想去澳洲打工度假也去了(雖然當時窮到吐,但也知道最終還有爸媽會支持我),回台灣想接案就開始接案。

總之一路上雖然也有辛苦的時候,但大多時候都還ok,看似幸福,卻從來都沒什麼機會學習面對人生中的挫折和逆境。真的遇到挫折就是哭,雖然後來知道哭之後還是要面對跟解決,但大抵上我其實沒什麼方法解決自己的負面情緒。

老闆告訴我,他在學生時期也是這樣,但出社會以後,他漸漸發現以前的做法再也不管用的,努力是基本的,但還需要搞懂職場的遊戲規則,才可能讓你在職場上過得順遂。(這也是職場大人學在談的內容)

他告訴我,發現努力無法奏效的時候,一定是很痛的,可是這就是現實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們必須替自己建立「正向解讀」的能力。

正向解讀的能力感覺很抽象吧?我覺得老闆表達的內容中,有一個很核心的理念,就是

當結果不如預期,不要下意識就覺得「喔!我犯錯了!我再也不做這件事情了!我不適合!」,而是把這個經驗當成測試過程 — 這次行不通,那我學到了一個不能成功的方式。

老闆就舉了一個例子,大致狀況是他做了個決定、付出一些東西了,但結果並不如預期。我避免用「沒回報」這個詞,因為下一點我們就要來談「試錯」後獲得回報的方式。

3. 試錯後的覆盤方式

前面告訴大家正向解讀的重要性,但光是正向解讀、緩解心中的自責與懊悔還不夠,最好還要把這次「試錯」的收穫整理起來。一方面記取經驗,一方面也讓自己知道:我是真的有學到東西。

老闆舉的親身經驗裡,他告訴我這一次的「不如預期」,大多數人可能會很擔心外人怎麼看,比如說取笑或覺得他沒能力(?),但他一點都沒有這樣的想法,他在日記裡寫了一篇長長的文章,把過程中的學習全都寫下來了。

這是老闆與我分享的方式,我也跟大家分享。

總結

老實說總結部分,我第一個想說的,其實是感謝我的老闆還有主管。但這部分還是留到最後面吧。

先說說上面內容的總結。

其實我覺得這個事件總的來說可以扣回我第一篇文章談的:判斷一個選擇是對是錯,方法不是看結果。過程中的這些思考、努力都不該因為結果不如預期就被抹滅。

老闆舉了一個例子,一個美國人說他在covid19期間都不戴口罩,也沒生病;一個人整天戴著口罩,卻生病了。那我們能說前者(不戴口罩的決定)是對的,而後者(戴口罩)是錯的嗎?

再一個例子,台積電前陣子大漲,有人把家當all in,當他賠錢時,我們說他做錯決定了。但假設他賺錢了,這個決定就是對的嗎?其實也不對,因為他並沒有仔細思考後續的風險就做了這件事情。

老闆告訴我,搞不好世界上有另一個平行時空,裡面有一個我很不用心寫文章,但都沒收到讀者不好的回饋,不像這個時空的我一樣。

那我可以說,我也不用心了,那才是正確的決定嗎?大概也不能,對吧?即便過程中會遭受到一些挫折,但千萬不要質疑,這些努力、這些挫折都是我們將來能成為有料跟別人分享的人的根基,是非常非常珍貴的。

又一次從老闆身上挖到寶了,結論:我真是挖寶大王(?) XD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回到剛剛想談的,我跟很多朋友分享過,就算工作真的花了我好多時間,甚至很多時候讓我覺得好煎熬,可是我都還是樂在其中。很大的原因就在於,我的主管是一個很棒的人,他讓我覺得即便遇到困難,我都不是一個人面對,至少還有他會協助我一起解決。很謝謝我的主管。

老闆的部分,雖然碰到問題的第一時間通常不是跟老闆一起處理,而且既然是老闆,一定多少還是有些害怕,但是他讓我感覺到自己是被看見的、被在意的,有點像我的同事兼多年戰友J當初決定來這家公司的原因:「因為我感覺老闆很重視我,這是之前的工作無法給我的。」

因為老闆也算公眾人物(?),其實陸續都有幾個人問過跟我老闆一起工作的感覺,真心真心的回答:我覺得我的老闆不是一個工作上會低標準讓人過關的人,可是他會願意協助我達到那個高標準,也會不時關懷我在過程中的感受。像上次的受挫事件,除了請主管轉達關心,老闆也主動來鼓勵我。我不知道主管跟老闆會不會看到這篇,但我由衷地感謝。

最後再補充分享我在跟老闆聊天時反問老闆的事情吧,搞不好在了解上級想法方面會有所幫助。

  1. 老闆跟我說這在他看來不是犯錯,我就問他:「那你覺得怎樣是犯錯?」

他說會有這些試錯代表你有在做事情,沒在做事的人,是不會有這種麻煩又讓人痛苦的試錯經驗的。在他看來,什麼都沒做,或者沒有先評估風險就去做,可能才叫犯錯。

有想過,然後去做,叫做試錯。

2. 老闆以前也碰過我這樣的難過狀態,後來靠著正向理解,逐步轉換碰到挫折時的思維。那到了40多歲、當老闆的狀態,有什麼事情是真正會讓你難過的?

他說他很少對做過的事情難過或後悔,會有這樣的感受的,通常是沒做什麼、或來不及做什麼。

所以千萬不要放棄去做一些你喜歡的事情,即便過程很痛(真的好痛Q___Q),但總有一天會淡掉,真正會痛更久的,是你因為害怕就不做了,然後到不能做的時候,才來悔恨。

這篇就分享到這邊,老實說打完之後,我還是需要一點時間來平復這些挫折感,但我相信自己會越來越進步的,也祝福讀到這邊的你越來越好,碰上挫折難免難過,但擦擦眼淚、拍拍灰塵,繼續勇敢前行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延伸

本次事件也讓我學到一些關於道歉的事情,之前有寫過一篇關於出錯後的處理,這次決定回頭重寫,也歡迎大家閱讀並交流,謝謝!

老闆教我的事02:犯了錯,除了道歉還該說什麼?(兼談道歉的學問)

--

--

時間管理這回事 ──寫於【電腦玩物Esor的時間管理哲學】課後
時間管理這回事 ──寫於【電腦玩物Esor的時間管理哲學】課後

在正因遲遲無法完成兩篇預計下周寫完的稿子苦惱時,參加了電腦玩物站長Esor的時間管理課,感受到的益處尤其深刻Q____Q趁著記憶猶新,也將部分課程內容與我的應用方式寫下來提醒自己,也希望能給有類似困擾的朋友帶來一些新思考。

以下,我就以Esor在課程一開始提出的「時間管理三大關鍵」為架構來談吧!

1. 設定價值:為何要做這件事?

我想幹嘛、老闆請我幹嘛、朋友邀我幹嘛、爸媽叫我幹嘛…日常生活中,我們總有數不盡的待辦事項,老師一再在課程中提醒,

學習時間管理並不是要讓自己成為把所有事都做完的人,而是要把「真正有價值的事情」、「充分完成」。

這邊有兩個關鍵字:真正有價值、充分完成。時間就是這麼多,我們必須選擇要做的事,並盡量把這些「選擇要做的事情」做好。

那我們如何選擇要做哪些事情呢?首先,你應該思考一下這些事情的價值。

比如說一個人因為想去健身房但天天都沒去而懊惱,此時他該做的,可能是思考一下「為什麼想去健身房」。是因為想保持健康、減重還是想在臉書打卡,塑造自己的特定形象?每個行動背後,大概都會有更深層的原因,而且可能不只一層,而是可以反覆向下挖掘的。

在設定價值這個環節,老師提供的方式是「寫下具體的成功故事」。一開始我還有點不確定成功故事是什麼意思。後來向老師提問才搞懂,其實在回答「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」時,可能就是在撰寫你的成功故事。這部分還有個重點 — – – 要盡量具體。什麼意思呢?你可以透過思考三件事來打造具體的成功故事:

- 目標達成後對誰有價值?

- 誰在什麼情境獲得價值?

- 如何描述出具體可見價值?

舉個例子,在練習時間老師要大家寫下目前想推進的目標,我寫了「寫完稿子」。可是寫到成功故事那一欄,我真的是有點腦袋空白,我想想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,「ㄜ…. 因為這算是我的工作啊…. 我背後沒什麼動機。」

後來決定去問問老師,老師給了我一個很重要的提醒:「價值是要由你創造的啊!」對欸!課程一開始就講到的事情,我怎麼忘了呢?於是我利用老師的架構來思考。

- 目標完成對誰有價值?(我)

- 在什麼情境獲得價值?(更多讀者看到我的稿子)

-具體可見的價值?(原本想答別人會覺得我寫稿能力不錯,但這太不具體了,於是改成,如果我在文中都有配圖表,別人會知道這個寫作者不只能撰文,還能規劃圖表)

針對我們想做的事情,我們比較容易寫出成功故事,但要針對工作上的事情(即便自己並不討厭)來寫可能會有點卡住,這時我們還是得回歸大任務──設定價值。

設定價值有三個好處:

1. 當你明白一件事情的價值,你在推進過程會更有動力,而不是覺得「啊這就工作啊」。

2. 有時候我們想到要做某件事情,但這跟原先的目標很可能是相違背的。比如說想去健身房,是因為希望增強體力,讓白天精神好,可是去健身房真的可以達到這種成效嗎?透過設定價值的過程,我們可以回頭檢核這件事情,確保接下來的行動與原始價值的方向一致。

像設定了「讓大家知道我除了撰文還會做圖表」的價值後,我也要確定我接下來做的事情與之方向一致。

3. 設定價值之後,我們會有個依據來思考替代方案。老師對此的舉例是,假設我計劃每天晨跑,這個夢當然很美,可是在現實中卻可能因為各種狀況而無法完成。那當我們回頭思考,發現這個計畫最初的價值在於「保持每日運動習慣」,我們可能也可以同時思考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案,例如如果不能成功晨跑,我們可以利用午休時間出外快走等等,確保原本期待的價值還是能完成。

另一項相關提醒是,成功故事是沒有標準答案的,可能隨個人規劃而異、隨對象而異等等,但我們必須把握大原則:成功故事要盡量具體,並與接下來做的事情方向一致。

2. 集中利用:零碎時間別放過!

接下來要談的是實作上的技巧。

從設定價值到妥善利用時間,我認為其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也是老師在課程練習中反覆提醒學員的,就是我們在初始階段要把目標或成功故事想得夠具體,並且思考做哪些事情可以替這個目標帶來最大的價值,而不是想到什麼有關的事情就一股腦去做。

比如說,我們設定了一個考多益的目標,然後呢?拼命買考古題來寫嗎?事實上更理想的做法會是:

- 再追問,要考到幾分?

- 如果已經考過幾次,你覺得自己難以考到這個分數的瓶頸在哪裡?聽說讀寫的哪一個?

- 你能透過什麼方式來突破這個瓶頸?

每一步都要想得夠具體、連貫,是這個部分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找到真正該做的事情了,再來運用老師分享的時間管理技巧實作。

實務上如何執行呢?以下,我用自己的例子來分享一下老師在課程中講的其中一個概念。

我認為寫稿是一件非常需要「在狀態裡」,而且「需要至少有半天可以專注投入」的事情。所以每次要寫稿,我就要排除萬難找到一個至少半天的空檔,然後安排那個時間完成。但要找到一個沒人來打擾(?)的半天並不是很容易,也就造成稿子遲遲難以完成。

老師提出的解法是,既然現實不允許我們這樣計畫,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目標拆解成小任務,甚至再細化成行動方案,提高完成的可能性呢?

--

--

six tips about writing

久違的更新!這次跟之前的職場系列不一樣,算是番外篇「談寫作」。

我的寫作生涯大概有八年了,從政大校內刊物的實習記者、線上媒體的寫稿實習生,正職編輯、記者、接案寫作者,到現在是線上課程的內容製作。雖然感覺一路都在做這件事,但問我寫作有什麼技巧,我還真的說不太出來。

幾個月前心血來潮,把在《經理人月刊》工作時,副總編大推「所有寫作者都該擺在案頭、一讀再讀」的《非虛構寫作指南》買回家。原本只是好奇連閱書無數的副總編都大推的書,到底多厲害,沒想到讀到第二章,整個人感覺被痛打一番、醍醐灌頂,甚至隔天上班寫文章,立馬就用上從書裡學到的技巧,寫出的文章也明顯變得更易讀且清晰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技巧都不是什麼花式招數,而是回到文章的基本要素來談。

--

--

工作到了第三周,目前還是對這份工作充滿熱情,應該啦。現在的工作除了當小編跟課程行銷文產製者,還有很大一部分的心力都在規劃線上課的內容。 以前在做的都是採訪然後寫文章,第一次做一系列的線上課程,要考慮的東西不只是好不好看,還要考慮大家到底能夠具體學什麼回家,雖然並不簡單,但想到可以讓文字產生跟過去不一樣的價值,還是覺得很有動力去學習和執行。 而且初期理出架構的過程中,可以同時跟各領域的專家(也就是老師)還有老闆一起把專業的知識轉化成大家聽得懂也用的上的東西,學習老闆怎麼提問、怎麼理解、怎麼精準地把我們課程TA和其需求跟老師說明,這些東西都是過去在單純媒體業寫文章的時候,很少特別思考的事情。 除了學習之外,還有另一項收穫,也是今天想寫下來的事情,從老闆身上學到的第三件事情。腦子不靈光如我,即便問的問題可能不用專家,老闆本人的博學多聞就能替我解答(想看實例請見老闆教我的事01),但他還是會說這些問題很好啊,二十幾歲的問題,就是我們讀者需要的東西。這提醒我的是,自己的這些不懂好像還是有點價值的,仔細回頭想想,採訪之所以讓我著迷,好像也就是因為這些不懂然後努力想搞懂的需求與滿足。

重寫於2021/01/30 原版本寫於2020年四月,不過昨天發生一些事情,有了更深刻且完整的想法,所以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把原本的內容刪除,重新再寫一次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 無論再謹慎,人在工作上可能偶爾還是會出些差錯,可能是不懂,可能是沒注意,也可能是運氣差,總之做了可能替公司帶來一些負面影響的事情。這時候很多人會做的,就是跟老闆道歉。 剛到公司的時候,我犯了一個錯,很緊張地寄信給兩位老闆,老闆跟我說下次別再犯就好,然後問我「你覺得之後可以怎樣避免這種錯誤?」於是我想了想,建立一個檢查清單。 昨天,因為一些不可控的因素,總之又有一件事處理得不是這麼完善。不只跟老闆道歉,還需要寫信跟學員道歉。 在因為這件事情跟老闆接觸的過程中,我學到了3件在做錯事之後,該注意的事情。 勇於承認 其實原本一直在想,該不該說、該不該說、該不該說…想說如果幸運沒有人來反映,這件事情是不是就可以默默過去。 但後來在友人的建議下還是決定先跟主管說,雖然最後需要做一連串的處理,但我因此學到了一課,也沒有因為那種提心吊膽、怕同學來抱怨的心情而毀掉整個周末的休息時間。(此刻跟朋友在海邊寫著稿子,昨天下午大崩潰的我,哪能想到現在可以這樣)

重寫於2021/01/30

原版本寫於2020年四月,不過昨天發生一些事情,有了更深刻且完整的想法,所以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把原本的內容刪除,重新再寫一次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無論再謹慎,人在工作上可能偶爾還是會出些差錯,可能是不懂,可能是沒注意,也可能是運氣差,總之做了可能替公司帶來一些負面影響的事情。這時候很多人會做的,就是跟老闆道歉。

剛到公司的時候,我犯了一個錯,很緊張地寄信給兩位老闆,老闆跟我說下次別再犯就好,然後問我「你覺得之後可以怎樣避免這種錯誤?」於是我想了想,建立一個檢查清單。

昨天,因為一些不可控的因素,總之又有一件事處理得不是這麼完善。不只跟老闆道歉,還需要寫信跟學員道歉。

在因為這件事情跟老闆接觸的過程中,我學到了3件在做錯事之後,該注意的事情。

  1. 勇於承認

其實原本一直在想,該不該說、該不該說、該不該說…想說如果幸運沒有人來反映,這件事情是不是就可以默默過去。

但後來在友人的建議下還是決定先跟主管說,雖然最後需要做一連串的處理,但我因此學到了一課,也沒有因為那種提心吊膽、怕同學來抱怨的心情而毀掉整個周末的休息時間。(此刻跟朋友在海邊寫著稿子,昨天下午大崩潰的我,哪能想到現在可以這樣)

我知道並不是每一個人的老闆都跟我的老闆一樣,有些人的老闆可能會發脾氣之類的,但目前還是覺得當初勇敢找主管報備跟求救的決定是對的,至少讓自己心安一些了。

拉回先前那篇《判斷一個選擇是對是錯,方法不是看結果》所說的,即便最後被罵了,也不代表你做錯決定;最後幸運躲過一劫、沒被罵,代表你的決定是對的嗎?其實也不然。

2. 說太多次「不好意思、對不起」易擴大他人的緊張

跟著主管去跟老闆說明狀況之後,老闆請我們擬一封要寄出的道歉信。於是我強打起精神開始寫,接下來拿給老闆看。

老闆讀完第一句話就笑著說:「你道歉太多次了。」我滿頭問號,因為我們真的很抱歉阿,多寫幾次有什麼不好嗎?

後來老闆通篇看完後,跟我說了他改的邏輯,

原文道歉了四次,老闆改到只剩一次。我問他為什麼?他舉了個例子:

「在捷運站有一個人撞到你,快速說聲不好意思就走了,你大概也不以為意;但如果一個人撞到你,情緒激動地反覆道歉,甚至還說要賠償你,你大概會想說,這個人是怎樣?他是在我背後潑顏料、還是割破我衣服嗎?」

很多時候我們反覆道歉,只是想降低心中的罪惡感。但站在道歉對象的角度上來看,你道歉太多次,他們反而可能更緊張,覺得現在狀況緊急,這樣反而是造成反效果了。

3. 對方更想知道的是事發原因及未來如何避免

老闆修改的另一個地方,是說明清楚事發經過與接下來我們會如何避免再發生這種狀況。

試想別人做了一件事影響到你,跟你說了好幾次對不起,你心裡會比較好過嗎?大概不會,對吧?

當我們做了一些該道歉的事情,當然要道歉,但只要一次就好,你反而更該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、為何會發生、以及你之後打算如何避免。

這才是對方真正想知道的東西。

無論是向老闆或向其他人道歉,都可以參考前面的建議做法。這次就分享到這裡,謝謝你的閱讀!

--

--

我的老闆是個專業講師,主要防守的領域包含人生、職涯與專案管理領域等等,長年閱讀他的文章,我在進公司前就是他的迷妹。有幸進公司跟偶像一起工作,每一次會議、每一次討論都受益良多。(藉工作之名,行免費上自我成長課之實)

把握搭捷運的時間,把昨天跟老闆開會學到的事情打下來。當作自己的養分,也跟大家分享。

簡單來說,最近在做一些跟家庭有關的題目。昨天我的老闆帶著我跟一位專家一起開會對焦內容,聊哇聊,老闆開始說他覺得他爸爸很常胡說八道,所以他常常都不太理會他爸爸說的話,他比較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去發現世界。然後後來他跟專家就開始聊,我在旁邊,不斷想著這些聊的內容最後到底可以怎麼運用。

後來老闆看向我,跟我說Mini你覺得呢,我直覺地回覆,你知道父母不一定是對的,所以你可以進到建立正確期待的步驟,可是我跟你不一樣,我覺得我爸媽說的是對的,當現實或我自己的意願與之相反的時候,我覺得應該是我自己錯了,可是也不完全覺得是自己錯,所以我還停留在分辨對或錯的階段,我需要的還不是怎麼建立新的,我需要的是打破舊的。

然後這時候,感覺老闆跟專家開始用一種看小動物的慈愛眼神(?)看我。他跟我說,那我講個故事給你聽,我說好。

「我們兩個一起去拉斯維加斯,身上總共只有五塊錢,我說我要拿去賭,你說你要全部留下來吃飯。」
「恩恩。」
「那後來我不管,我偷拿去賭了。結果,我贏了兩萬回來。那這是不是代表,你當初那個不賭的決定錯了?」
「對啊。」
「是嗎?其實我覺得你沒錯喔。」
「為什麼?你就真的贏了錢啊!」
所以你覺得一個決定正不正確,真的是從結果來看嗎?如果我贏錢就是你錯,如果我賠了就是你對?一直被結果操控的話,你的人生都是外在環境決定欸。」

意思大概是,其實很多時候一個決定正不正確,不該單從結果論斷。

一個選擇正確與否,更精確一點,也可以說可能沒有正確與否啦,評斷標準應是在過程中你的推理過程夠不夠合邏輯、你參考的資料是不是夠客觀、甚至你思考的角度是不是夠全面。建立一套自己的判斷系統,能讓你不再總是受外在因素和結果影響,而忘了你自己真正想要的事情。

雖然最後對方贏錢了,但只要我這個不賭的決定也是經過很詳盡的推導過程,那它就也不是錯誤、不好的決定,只不過是結果不如預期而已。

我們該做的不是執著於結果跟對錯,而是個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決策過程中,是否有培養出足夠堅定的自我認可與獨立思考能力。

話說回家庭關係跟人生上面,他的建議是,不要那麼絕對的用對錯看一件事情,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主觀互動,更是難以評判誰對誰錯。很多事情是沒有對錯的,只是每個人的決策框架不同,因此帶來不一樣的結果。你最該關注的,是自己究竟要什麼,而非因為不符他人的期待,陷入自我懷疑的泥淖中。

認知到這一點之後,或許就能擺脫「別人想的跟我不一樣ㄟ,我是不是真的錯了啊?」的自我質疑。你可以從「對錯」的二分法中超脫,理性檢視你的每一個決定,你不斷自問的可能會是「決策過程夠全面嗎?」、「真的符合自己的期待嗎?」,而非「這跟別人想的一樣嗎?」、「其他人有沒有支持我?」等等仰賴他人背書的問題。

題外話,說到這個,突然想到之前看過一篇文章,在討論的是一個人之所以選擇跟從別人的意見,是因為擔心這個決定最終帶來不好的結果,如果跟隨別人,就好像有點立場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。

扯遠了扯遠了…

總之,透過常態性的思考練習,你終將積累出獨立判斷的能力,如此一來,就可以確定你的決策過程是否真的完善,帶著較高的確定感,那你就會對自己的決定更有信心,不再游移於他人的期待和自己的意願之間。

這可能就是老闆現在在的位置吧。

他說他以前也跟我一樣啊,曾經他相信爸爸是萬能的,後來發現不是,所以後來才會覺得失望跟生氣。經過上面這些思考後,他才建立了獨立作決定的能力,然後面對下一階段的課題。

作為目前公司網站的資深讀者(暨菜鳥員工),我其實早就知道網站創辦的目的,是在永遠都未知的成長路上,陪伴讀者、給予他們學校沒教的方法和指南去面對人生的課題。在面試的時候,老闆又跟我介紹了一次。有幸進到公司,在這場會議中他又用故事講了第二次這件事情,我真的是想忘都很難ㄌ。

努力面對自己、還有強化自己面對外在挑戰的信心和勇氣,是昨天這場讓我累得要死的會議裡,我學到的事情。

--

--

Minyu C

濫用作為媒體從業人員的探索特權,書寫我透過工作看見的世界